无弹窗小说网 > 玄幻小说 > 穿越者纵横动漫世界 > 章节目录 第两千四百二十九章圣九光
    穿越者,作为一个时髦而历史短暂的职业,分为魂穿,身穿,变身穿越,还有转世穿越,而根据穿越者的行为不同,又分争霸、修炼、种田等等,还有穿越到不同世界的东方玄幻、西方奇幻、未来废土、过去历史等等。当然也有伪穿越,比如被困在虚拟游戏世界中,或者是原来的世界毁灭,身体和意识被冷冻,人没穿越世界却变了。

    但不管如何穿越,穿越者要做的就是依靠自己学习的技能在新的世界中展开一段冒险,完成自我的转变。

    穿越形式也多种多样,而根据数据表明父母双亡的孤儿穿越概率会更高,因为他们在原本的世界无牵无挂。

    穿越不是旅游,旅游一般是自愿的有准备的,穿越一般是突如其来的毫无准备的。穿越到一个陌生的世界,一般来说出生点都会相对安全,给穿越者一个缓冲的时间,让他们学习异世界文字,学习当地习俗做好冒险的准备。当然也有直接把穿越者丢到危险的地方再安排奇遇的,让穿越者一开始就有较高的属性。当然以前还有就是先让穿越者吃瘪,然后让穿越者疯狂修炼再去叱咤风云的,只是吃瘪流很快就不流行了。

    现在杜兰显然是在一个西方奇幻世界中,而西方奇幻世界里剑与魔法、龙与地下城是标配。当然也少不了经典的铁三角:吸引仇恨的坦克、伤害输出和治疗。有时候铁三角也需要一个作战指挥,在战斗的时候指挥队员走位。作战指挥这个工作非常上头,遇到某些不会配合的队友,能把人气死。

    但在新手村里,杜兰看到的很多冒险者小队却并不是这样的经典铁三角,看着就好像是法师和法师扎堆,骑士和骑士抱团。

    “看来这个世界和游戏世界一样,普遍存在着治疗稀少的情况。”毕竟玩治疗是为了别人爽,玩输出是自己爽。喜欢治疗的到底还是少,新手村治疗就这么少,更不要说其他地方了。

    当然按照市场经济来说,这是市场决定的,治疗不好玩没有快乐,大家自然不会去做。在游戏里,一般游戏公司的解决方案就是给玩家血药或者疗伤技能,来弥补大家不想玩治疗的缺陷,如果每个玩家都能治疗自己,也就无所谓治疗职业了。当然也有一些非常传统的游戏公司坚持要维持铁三角的职业,那么为了请治疗职业,每次活动必然要倾斜治疗,得到的装备优先治疗,或者给治疗职业一定的经济补贴,见到治疗能多拿钱之后,其他职业肯定会想着办法练一个治疗号来养自己的输出号。

    但现世不是游戏,战场上没有治疗不行啊,所以只能强制某些冒险者去做治疗,但被强制的肯定不同意啊。于是就出现了宗教系统培养的治疗职业,这些治疗职业受到教义的控制,不为自己爽,只为完成神的使命,于是治疗行业就被宗教培养了起来。

    可能有人要问,难道冒险者没有责任感么?他们难道不想为正义分担责任么?

    显然不想,普通冒险者根本没有这么高的觉悟,冒险者也只是一份工作而已,不奢求他们能自愿去训练缺少自保能力的治疗职业。

    对于普通冒险者来说能打怪赚钱,完成委托尽快让自己过上好日子的职业才是最好的选择。

    可能又要有人问了,那游戏里可以给治疗补贴,现实里肯定也一样啊。物以稀为贵,如果有治疗职业还不是被人当成宝贝?

    然而就杜兰的观察,一般治疗都是有团队培养的,毕竟治疗担负全队的性命责任,现实不是游戏,死了不能重来,所以有治疗的团队都是一直配合磨炼的。独狼治疗非常少,就算有,生存状况也不乐观,不受信任、难以升级,挣扎在冒险者的底层。

    所以宗教治疗职业依旧是最主要的,问题是宗教培养的治疗人员没必要在新手村练级,他们有更好的地方刷级,于是就出现了新手村治疗稀缺的现状。

    杜兰分析得头头是道:“我好像没有扮演过光明伟岸的角色,总是扮演嬉笑怒骂的丑角,还有就是阴险狡诈的坏人,没有扮演过真正的英雄职业吧。或许这次可以尝试一下。”杜兰本来就不是一个有大无畏舍己为人精神的人,以前他虽然帮助过很多人,但从来不是直接上去帮忙,总是拐弯抹角让别人又爱又恨,生不出半点敬佩来。但这一次或许可以让别人都来敬佩自己。

    圣骑士,杜兰决定了,自己要成为一个能扛能打能治疗的职业,非圣骑士不可了,披着板甲的牧师,左手一本书,右手一把锤,把圣光挂念在心头。

    此时异世界已经是冬天,在新手村外面的雪山之中正在进行一场惨烈的拼杀。三个冒险者小队一起来杀雪人,没想到遇到了可怕的冬之将军。

    卷着寒风和冰雪,从山顶奔流而下,冬将军是冬天最可怕的怪物,一个人指挥风雪就有千军万马的威力。

    滚滚杀来,十二个男女冒险者目瞪口呆,他们本来以为集合三个队伍能在冬将军发现他们之前完成委托,没想到冬将军这么快就出现了。

    风雪之中似有巨大的黑色骑士策马而来。

    逃不掉了,所有人都被惊呆了,因为这个时候他们根本没有办法逃离眼前的雪崩。

    “在临死之前,我有一句话一定要问清楚。”一个女魔法师看着旁边的年轻骑士问道。

    年轻骑士双眼泪光:“爱过。”

    眼看是活不成了,这些冒险者纷纷开始立遗嘱。

    “女儿,爸爸不能回去给你过生日了。”

    “母亲,我不能让你安享晚年了。”

    “哥哥,我果然还是很没用啊。”

    “安娜,忘了我吧,你一定可以找到更好的男人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一时间大家在临死前都想到了最重要最遗憾的事情,而有情人相拥在一起准备共赴黄泉。

    “不要放弃,一旦放弃战斗就真的结束了。”就在众人已经放弃求生的时候,一声雷霆震吼响彻云霄,接着他们十二个人只感觉浑身都充满了力量,他们不可置信地看着身边的人,大家都被光柱包裹,力量源源不断地涌上来。

    而在一切的源头,在他们的身后传来一阵盔甲压雪的声音,光铸的雄伟重甲宛如可靠的城墙,这位无名的黑发骑士手中拿的不是一般骑士的剑与盾,而是书与锤,他穿过十二人,直接面对庞大的冬之将军,宛如顽石填海一般渺小。但十二个人却感觉这个男人可以挡住一切的邪恶。

    “圣光审判!”重甲男人举起了锤子,一道温暖的金色光芒冲破冬天的寂寥,在冒险者心上留下永远的记忆烙印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