无弹窗小说网 > 玄幻小说 > 倾世庶女,皇帝的专宠 > 章节目录 第二百零七章 入 主东宫
    当凤冠霞帔送到长乐宫,当所有的赏赐,珠宝,银钱送到长乐宫的时候,李青晗呆呆地看着没反应,后来一大群太监满脸是笑地走进来,一进来便下跪行礼,又道恭喜,说了好一些子话,才肯离去。

    离去前沈瑶自然是给了他沉甸甸的打赏,那太监高兴得很,走出长乐宫的时候还在纳闷,还好当年自己没怎么得罪李青晗啊!这看样子李青晗在梁宥昭心中的地位还真是不容小觑。

    “娘娘,您终于熬出头了,您终于成了皇后了!”沈瑶也有些激动,几乎是不敢相信,李青晗隐忍了这么些年,终于能一步登天了。

    “我原以为至少要五六年的,毕竟梁宥昭是谋朝篡位,难得天下民心,毕竟朝里还有那么一帮老大臣。”李青晗伸出手,摸了摸那些亮瞎眼睛的衣服,珠宝,只要轻轻一嗅,仿佛都能嗅到一股子香味。

    “快让奴婢给娘娘准备准备吧!皇上准备得太急了,下个月初就行册封礼,只有这么十天了,到时候可是累着呢!要祭天,还要……”

    她话还没说完,就被李青晗给打断了,“你急什么?总得先见过颖贵妃和惠妃再说吧!”

    沈瑶一怔,没说话,李青晗理了理头发,“但我有些累了,我们过两天再去看她们,我要穿着皇上赐的华服去看她们。”

    两天后,李青晗穿着华丽丽的衣裳,去了冷宫。她身上穿着的衣衫,是由江南织造府造的云锦,上面绣着的,是腾飞的凤,她脖子上的珠宝,是珍贵的南海明珠,她头上戴着的,是由十几名宫女,几日几夜不合眼做成的绝美的凤冠,她脚上穿的鞋,边缘镶嵌着颗颗红宝石,晶莹剔透,每一颗都值万钱。

    这就是做皇后的骄傲与荣幸,当衰败不堪的颖贵妃看见李青晗时,愣了好久,硬是没认出这就是李青晗。

    “李青晗!”她脱口而出。

    沈瑶皱眉,“大胆,竟敢直呼皇后娘娘的名字!来人,掌嘴!”

    李青晗没有阻止,很快便有下人上来掌嘴,直打得颖贵妃嘴巴都肿了,口里不断流着血丝的时候才住手,颖贵妃哈哈大笑着,“李青晗,你居然变成皇后了,你居然会变成皇后!”

    李青晗抬脚,走到她面前,居高临下地看着她,像是在睥睨属于自己的猎物一般,“你知道我为何会有今天吗?”顿了顿,见颖贵妃没说话,她便轻轻一笑,“因为我一直没有忘记过别人带给我的痛苦,你带给我的痛苦,我会慢慢地还给你,但你也不是坏到顶点的人,所以我不会杀你。”

    颖贵妃愣了愣,忽然笑了出来,“是啊!从此往后,这后宫,就是你李青晗的天下了,这朝廷,也是你的天下了!”

    “你错了,这天下是皇上的天下,是梁姓的天下!”李青晗的声音有些慵懒,颖贵妃却听得浑身出汗,李青晗只是想当一个皇后而已吗?真的只是皇后而已吗?

    “皇上为什么还会喜欢你,你明明那么老了,没了美貌,没了青春,皇上为什么还这么喜欢你?”说着说着,她的声音变小了,她自己也觉得没有底气。

    “我与他出生入死,走过的风雨,不是你这等人能够理解的!”

    李青晗缓缓转身,望着宫墙外的蓝天,恍惚间,没了纷争,没了痛苦,只有权利!紧紧握在手心的权利。

    转身之际,李青晗在墙角瞥见一个人影,身形有些不稳,好半天才强迫自己镇定下来。

    盈盈一水间,脉脉不得语,兴许就是现在这样。

    三年前她企图退出后宫之中永无止境地争宠与混乱,独自栖居在长乐宫,听着高墙之外的流言蜚语,她知道,王拓没死,他们所做的,只是为了让这一切看起来更加合计,于是她被冷落了,在这长乐宫里,形同软禁。

    三年后梁宥昭夺在王拓、萧瞰等人的帮助下回朝政大权,再也没人可以干预他了,终于可以达到权利的顶峰,一直以来想要得到的,已经由人送到了他手上。

    宫墙之下只能看见王拓的身影,却看不见他的脸,李青晗忽然想起他曾经说过的,不管发生什么,他永远都会忠心于司马合,忠心于司马氏家族。

    可如今,他却叛离了,为了什么?

    只为了青阳道长死前找他,苦苦地求他,只为了能多见到李青晗几眼,为了能看到李青晗仍旧幸福地活着。

    其实梁宥昭是对她挺好的,如果不是这样,李青晗早就死了,在这长乐宫呆的这几年,早就被人整死了。

    册封那一天,来迎接她轿子的,是萧瞰。

    萧瞰也算是她一手提拔的了,因此,再见一眼萧瞰的时候,总是会不由自主的心安,从长乐宫到行册封礼的地方,并不远,她坐在凤辇上,萧瞰骑着马在前面跟着,李青晗忽然想跟他说说话,但也知道,于理不合的。

    她觉得身上穿的衣服很是繁琐麻烦,脖子也觉得酸痛得很,这样的感觉也使得她不再感觉到紧张了,便这样慢慢心静了,过了一会儿,便到了。

    她下了轿子,萧瞰跟在身边,李青晗穿着逶迤拖地的大红色长袍,望着远处的长长的路,高高的阶梯,她的身边不再有人陪同,她一步一步的,朝着前面那个看起来十分渺小的男人走去。

    梁宥昭脸上蓄满了胡子,看着她的皇后,正无比端庄大方地朝着自己走来。

    他看着她朝着自己跪下去,三拜九叩,行了大礼,接过凤印,接受满朝文武的参拜,终于成了靖国的皇后。

    原本,一切都应该圆满了的。

    李青晗终于成为了皇后,端坐在床边,伸出手,抚过床沿的流苏,落在手心里有些痒痒的,她含着笑,头上沉甸甸的,是那顶金贵无比的凤冠。

    在她被立为皇后时,梁曦轮也被立为太子,当时她觉得不妥,以梁曦轮的才智,不适合当太子,但自古以来都是这样的道理,除非梁曦轮有大过错,否则他就应该是太子,李青晗自然是不会违反祖制的。

    她等了很久,也不见梁宥昭来。

    不知道为什么,她突然从心底里有些不安,过了好久,她才觉得一直保持着这样的姿势坐着有些不舒服,便抬头看着旁边的那些宫女,沈瑶不在,她们在外间守着,这里面的宫女也都是上了年纪的嬷嬷,脸上带着端庄得体的笑,见李青晗有些坐不住了,便笑着道:“皇后娘娘莫要着急,皇上马上就来了。”

    李青晗扯出一个淡淡的笑,没说什么话,又这样坐了一阵子。

    直到她实在觉得有些不对劲的时候,那些嬷嬷们也不再带着笑了,一个个神情严峻,这时候,李青晗已经可以肯定发生了什么不好的事,她竖直了耳朵,外面一点儿动静也没有,她越来越心急,然而过了一会子,忽然听到一阵沉稳有力的脚步声。

    那不是梁宥昭的脚步声,李青晗再清楚不过。

    宫门突然被人踢开,李青晗抬头望去,低呼出声。

    是王拓!

    可是怎么会是王拓?梁宥昭呢?

    不等李青晗有什么反应,王拓照旧穿着一身禁卫军统领的金甲袍服,他大步朝着李青晗走来,一把拽起她的手,用力往外拽去。

    她蹙眉,王拓已经不是禁卫军统领了,怎么还会穿着这一身衣服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