无弹窗小说网 > 玄幻小说 > 龙零 > 章节目录 第一千九百三十一章 西莱斯特VS神化化帝魁:急切
    晴朗的天变得暗沉了,无端的刮起了狂风,草甸里成群的虫子惊得飞了起来,漫无目的随风飞向远方。

    冰稚邪在强烈的风吹下快睁不开眼睛,看着半空中半体是人,半体流银的波多卡西杰,感受到了与之前不一样的气息。

    “穷追不舍……”波多卡西杰一半的音在颤抖,一半的音似金属:“……想让我死,神……不答应!”雷电迸发,身形异变,三身之魔·达哈卡异化成形:“朔极天雷·雷行……飓影~!”

    一条一条血橙色的雷从漆黑的身躯向外电射,每一条电射之雷末端具现一个雷影,九个雷影群起而攻,速度只在瞬息之间。

    “冰魔法·幻花雪镜!”冰稚邪指前点开冰雪光环,三层叠复的雪花开启领域魔法的第三层力量,一面雪花之镜照现飞来的朔极雷影,镜中立时飞出九个同样形态的雪人冲撞上去。

    砰砰砰砰……

    雪与雷碰撞的闷响中,一道血雷从雪末中冲出,波多卡西杰逼到近前。冰稚邪身前推出一道强风,借风力抽身速退,波多卡西杰冲破雪镜,碎风雷步在空中如同一道血橙色的雷电在跳跃闪动,紧逼而上。

    冰稚邪见躲逼不开,返身魔法强出,寒冰之链蛛网一样散开封锁对方突进之路,随后一指极晶雪束将一片厚实的雪花从中间打出,最后身前凝固起了封极盾·改。

    一连三招随心而发,瞬间结成,加上以冰克雷和自身强大的魔力输出,使这三招高阶魔法,都有着惊人的威力。

    轰~!!!

    四百米高空一声巨响,雪尘爆散,雷流激昂,波多卡西杰在空中打着翻滚被震退百米,冰稚邪口齿含血,被反震的雷电所伤,飘出更远的距离。

    “好霸道的力量……”冰稚邪人在后飘,招式却半点没停,远空封极盾碎裂开的冰碎被他操控起来,螺旋冰刀射向远方。

    波多卡西杰凝空而立,雷霆自发,飞来的螺旋冰刀射入他周围的雷场范围后,立刻被亟成粉尘,半点也沾不到他身。

    冰稚邪心头暗惊,对方周围的雷压在逐步增强,波多卡西杰空中短暂停留,随即转入速攻。冰稚邪凌空飞动,身姿飘渺,各种魔法层出不穷,波多卡西杰一力降十会,不断突破层层封锁,更是操控着空气中的雷电元素,同样以元素魔法连续追击。双方在大雪纷飞的阴霾天下如同两个小点,在快速的移动着,时不时爆发出惊人的威力,震摄出一阵一阵的风浪,吹拂着漫无边际的草原。

    猎豹骑着剑骨暴王赶来时看到两人激斗正凶,地面上已满布冰凌,天上降下的落雷打出一个个硕大的地坑。

    冰稚邪一指寒冰,魔法激荡:“冰魔法·冰潮海~!”

    冰似潮,雪为海,地上冰凌疯狂暴涨,天上大雪汇卷如涛。三身之魔凝灭霸雷之力,闪烁的电在周身形成超级的雷压:“佩伦·超级破灭雷光~!”双掌并出一股巨大的雷电,迸出毁灭之力。

    环爆、雪爆、雷爆,无声之后是撼动无边原野的巨响。猎豹被突来的冲击声波吓了一大跳,强大的风劲将他头上的面罩给掀掉了,飞射的电流和冰碎四散飞落,一束冰凌迎面打来,他没来得及反应,冰冷的凌刃切开了他的喉咙,颈动脉的血喷成了血雾。身下乘骑的体型高大的剑骨暴王更是被电流和冰凌打得抬不起头,勉强用背帆剑骨护住头顶上空,坚实的剑骨竟被打得开裂,不得不后退。

    猎豹捂着脖子惊骇不已,仅仅是两人打架最边缘的碎末余波,就能让他无法靠近!

    冰稚邪的魔法压制了波多卡西杰,冰潮海的力量将他从天空压向地面,但波多卡西杰左掌激发出更强大的后劲,一团凶悍血雷从中间撕开冰潮,直击上云,随后‘雷形:扎哈尔的怨痛之仇’形成的反击之雷跟着贯出,波多卡西杰跟着一冲而上。

    封极盾挡住凶悍血雷,同时碎裂,反击之雷跟着冲贯而来,携着前一瞬还未消散的凶雷之威直击冰稚邪身体,波多卡西杰‘雷行一瞬’瞬间跟上,一掌拍在对方胸口。冰稚邪嘴边喷血,身影却在他一掌拍中时从眼前消失,再出现时已在更高百米的空中。

    冰稚邪左脸带着喷溅的血,魔法狂放而出,极晶的雪花在指前绽放:“冰魔法·晶雪叠影……极晶的永乐花……”双招过后,巨大冰白色的蛛纹星环在他背后瞬闪瞬逝,寒冰之恋再出终级绝招:“印龙白纹·地灭天蛛!”

    冰链,如蛛丝,如细发,如亿万白丝漫天爆散,遮蔽整个天穹,却又突然崩解。

    “咦……”千米外仍在不住后退的猎豹看到这一幕,意外道:“魔法失败了!”

    魔法失败,波多卡西杰在连续的魔法攻击下趁隙攻上,破灭雷光轰开压下来的极晶永乐花,踩着碎风雷步的步伐立时转守为攻,主动与被动的局面就在这么一个破绽瞬间立时倒转。

    这时,伊娜妮迦率先赶过来了,看到猎豹她没有动手。猎豹瞥了她一眼,又看向天空的战局,额上已经冒出厚厚一层白毛冷汗。

    伊娜妮迦脸上变色道:“这……波多卡西杰的力量……又恢复了?”

    猎豹敏锐的察觉了她的用词谴句,以前一直敬称‘帝魁’的她,现在突然开始直呼其名了,但他没有说破这点,只道:“还不及堕梦谷地一战的实力,可比起之前恢复太多了!”

    “这可不妙了……”伊娜妮迦喃喃低语了一声,手里的天脊剑握得更紧了。

    猎豹又瞥了她一眼道:“这个不妙是指谁呢?最让人意外的是西莱斯特·冰稚邪,传闻他上次死的时候,还没有这么可怕的力量吧?现在,竟然能和帝魁单独一战了!”

    伊娜妮迦看得出冰稚邪落在了下风,但局面上两人的优劣差距并不大,只是冰稚邪被逼得太紧,一直没有时间好好施放魔法,只能在交手中不断施法自保。

    冰稚邪进攻时,每一次魔法施法前后都是有考量的,他不会单纯鲁莽的释放一次魔法,而会考虑后续的动作。也就是他一但占据了战斗的优势地位,就很难再落于下风。但刚才的魔法失败,是他计算中的一个重大失误。这本是他对波多卡西杰致命一击,冰海潮的勾引、晶雪叠影的压制、极晶永乐花的烙印,再加上地灭天蛛的必杀,环环相扣的魔法终究就是太心急了。

    这个让苏菲娜那受了那么多苦痛,竟而疯掉的人,他很难保持情续的稳定。在他心里,苏菲娜不仅仅是个老师,更是第一次让他尝到‘家’与‘亲人’的感觉,这种感觉连他真正的师父也不曾带给他。

    糟糕的是‘地灭天蛛’这一招魔法需要极为高超的魔法操控能力,要达到这一点需要极为稳定的心情,不能操之过切,心绪一乱,魔法自然就乱了。更糟糕的是,‘地灭天蛛’是一个他即没有完全学习,更从来没有掌握的魔法。

    学会,只是理论上,原理上的学会,掌握程度更是连一次有效施放都没有。他心太急了,急于把眼前这人诛杀,急于倾泄心中所有的恨恶,急得他甚至都不想跟这个人多说一句话。就是在这种急切中用出来他从来不曾掌握的魔法,导致了现在的局面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(逐渐正常中……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