无弹窗小说网 > 科幻小说 > 漫步在武侠世界 > 章节目录 320逆章 逆者(下)
    七星续命法。

    这算得上是一门无上妙法。

    有人说是来自上古商周时期,之前因为其逆天之处一直不显,一直到诸葛武侯的手上的时候,才被他从上古中挖掘出来,使得其出现在了世人的眼中。

    但晓梦确是十分清楚,这句传言有真有假。

    说真是因为上古商周时期自是有这样的传说,毕竟那时四大神兽倒也就是死了一只龙龟,最后炼就了长生丹被笑三笑服了下去,成为了一个十足苟的老不死。只是神兽有毒,服用长生药的人都会遭受诅咒。

    笑三笑如此。

    云中君徐福亦是如此。

    麒麟更不用说,仅仅其血脉所造就出来的疯魔便已经不可小觑。

    在晓梦的观察中,这三大神兽事实上早就出现问题了。

    它们疯了。

    这是晓梦在追寻自己问题多年来查探到的东西,她不仅去过了惊雁宫,在那里看到了那头藏身在水底的魔龙,更是从战神录上窥探到了太多的东西。了解的越多,晓梦对自身的情况就越发的清楚。

    最后的结果便是晓梦窥探到了很多的‘真相’。

    传说中的四大瑞兽实际上就没有五个,它只有三个。

    这四大瑞兽中的龙才是最邪恶的那头魔龙。

    龙龟,凤凰和麒麟才是针对魔龙而来,是专门用来对付魔龙的神兽。

    只不过商周时期四者交锋过后,其中三者受到重创,失去了理智,没了脑子算是从十足的瑞兽彻底化作了本能支使的凶兽。三瑞兽疯了,但魔龙也没有好到哪里去。只不过可以褪下那副躯体,元神走出去。可其他三者就不能了。

    而之后龙龟因为身躯行动相对缓慢的缘故率先身亡,余下的两只则是本能的进行了逃亡躲藏。死的龙龟直接被人炼了丹,更是被人服下,这潜藏在其中的最后一丝清醒的意志最后彻底泯灭,化作了完全的诅咒。

    诅咒着宿主,有着连绵到血脉上的灾祸,但也从某种意义上继承了神兽的使命。

    其宿命就被转嫁到了宿主的身上。

    凤凰躲在了扶桑,藏身于火山之中,却仍然是疯狂,但因为涅槃的缘故,它有了可以恢复理智的可能。

    但在即将恢复的前夕……

    麒麟更不用说,一直疯疯癫癫,似乎彻底失去了恢复的可能,化作了疯兽。

    至此——

    笑三笑。

    徐福。

    甚至月神。

    乃至曾经的段氏支脉都受到了影响。

    这些人几乎都被龙龟和凤凰,麒麟影响到了本性,在不知不觉中,在继承了这些神兽的天命中悄无声息的被改造了。

    那种不知不觉间的改变,就如同岳缘对自己的影响一样。

    只不过双方都在互相彼此影响纠缠。

    而晓梦之所以得到这样的结果,是因为她用了月神做了些实验。曾经正是她在寻找到了惊雁宫后,从内中的战神图录上看到了一些记载,进行推测后所作出的一个实验。

    晓梦诱导了月神。

    诱使月神偷盗了剩下的那半颗长生药,上演了一曲嫦娥奔月。

    最终的结果便是月神疯了千年,整个人被残存的凤凰怨恨所淹没了理智。寻觅着岳缘残留着的气息,凭着对杀戮自己的玄阴十二剑的微妙感应,最后停留在了剑狱的入口处,更是在前段时间,于清醒的前一刻将剑狱打开了一道切口,使得剑狱终究出现了一道破绽,有了被人彻底打开大门的可能。

    但也正因为月神的做法,使得被关在其中的玄阴剑意偷跑出来了一部分,最终选择了小郡主赵敏为玄阴宿主。

    目光落在定格着的诸葛武侯的身上,晓梦一时间无言。

    晓梦之所以自称这是一个大错,便是因为眼前的这一举动,彻底破灭了孔明的逆天之举。

    七星续命法是孔明集一身所学所创造出来的逆天之招。

    他跳出了桎梏,来到了岸上,想要从方士一脉所看到的被人固定的时空长河上截取一道支流,做改道之举。

    与天争命,那不过是七星续命法的前奏。

    但这也是这门功法最为艰难的地方。

    最终……诸葛武侯失败了,但也成功了一个地方。

    虽然没有为自己争的命,但孔明确是造就了一点意外。

    那便是让晓梦清醒了。

    真正意义上晓梦便是从这一刻起发现了自身的问题。

    虽然晓梦打破了诸葛武侯的计划,但也从对方的手上得到了孔明这个不知道该算不算徒弟的人的馈赠,那便是孔明结合自身才智所创造出来的七星续命法。

    自此之后,晓梦这才算得上是意识上的清醒,不再蒙昧,可即便是这样晓梦也花费了很长的时间才彻底控制住自身。

    在这之间,晓梦就如同一个第三者,直愣愣的看着自己的躯体仍然在某种‘本能’的控制下做出种种早就注定的抉择。

    那种渗入骨子里的恐慌,那种被下意识的控制,那种荒诞可怕,让人几乎冷到了骨子里。

    在闭关了很长的时间里,晓梦便是在摸索自身的情况。

    越研究,越愤怒。

    越想越恨。

    但在这其中还夹杂着一种名为崇拜的矛盾情绪。

    可以说不同于赤练仙子等女人,晓梦对岳缘的情感才是最为复杂的时候。

    她们能爱能恨,能被七情六欲所支配,但她不可以。

    强制性的理智。

    人为性的冷漠。

    如同来自天上的仙神一样,被天条所定,不能有丝毫的情感。

    有爱,有恨,有怒,有怨。

    可这些都只能憋在心中,无法表现出来。

    外在的她永远是那个淡漠的道门天宗掌门人晓梦。

    她自己,不属于自己。

    是专属于岳缘的晓梦。

    在闭关的时候,晓梦在理清自己情况的时候,确是越研究越觉得可怕。

    道心种魔大法比想象中的要更为可怕。

    甚至,晓梦有时在想自己到底是晓梦,或者仅仅是岳缘的一个影子,一个魔种。

    方士一脉存在的根本原因,他们能耐的来源。

    结合自身的情况,晓梦最终确定了心中的猜测。

    他们早在设定好的过程中为岳缘的漫步护驾。

    有时晓梦在想曾经自己诱导月神,是否也如命运安排一般,甚至今天这一幕也是否早已注定。

    当初的东皇太一。

    现在的岳缘。

    过去的那个通天。

    乃至最开始的战神。

    他便是那个方士一脉口中的苍天,是许多人口中所谓的天命,亦就是命运。

    这是一头以己心代天心,以苍龙代青天的邪龙。

    苍龙七宿。

    或者说……早在道门中就有一些人察觉到了问题。

    逆者虽独,但终究不孤。

    在孔明临死的帮助下,她也寻回了自己,成为了一个逆者。

    为了这个世界——

    苍天应死,黄天当立。